完结

    蓝晓玲进去之后就将东西仍在房间又快速的离开,躲在大厅的厨房里,看着别墅门口面对面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?

    今天就那么突然离开,金哲一定很生气吧?一会要怎么说呢?

    蓝晓玲叹了一口气,在抬头的时候,门口的两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蓝晓玲说着就在厨房门口冒出一个头,就看见金哲走了进来,吓得蓝晓玲连忙躲了回去。

    小手拍着自己的心口,她可不是在偷看……

    正想着,好像没听见上楼的声音,虽然不知道容姐和他说了什么,但是这个时候不应该是上楼去找她吗?

    所以就冒出一颗小脑袋,却碰的一下子撞到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裤子?

    蓝晓玲半弓着身,咽了一口唾液,小心翼翼抬起脑袋,果然就对上金哲那双深邃的眸。

    小心脏又是扑通一声,被吓得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金哲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这副老鼠的样子,俊眉微微挑起轻声道:“做贼?”

    似乎被说中,蓝晓玲的小脸飘上几朵红晕,扶着门框慢慢直起身体,一双大眼睛眨了眨,眼球随处转了转清了清嗓音道:“咳咳,我,我在我自己家,做,做什么贼啊?”

    金哲只是淡笑开口问道:“那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蓝晓玲结巴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我,我口渴,我,我倒水喝。”说着,就转过身打开冰箱到了一杯冷水。

    而金哲看着她娇小的背影,沉了沉眸,上前搂住她纤细的腰身。

    “我也渴。”

    蓝晓玲倒水的动作一顿,小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口渴你喝水啊,你,你抱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蓝晓玲说着就就喝了一大口的冰水,来压制心底那跳跃的心跳。

    金哲看着她欲盖弥彰的模样,心里一动,扭过她的身体,挑起她的下颚,看着她红润的唇瓣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喂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?恩呜……”蓝晓玲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,小嘴就被他吻住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,蓝晓玲一双眸睁的大大的,现在是怎样?他们两个不应该是在闹别扭吗?

    怎么一眨呀的功夫就亲上了?

    还是这种口舌交融的节奏……

    “唔唔你……”

    蓝晓玲轻轻推开他,脑袋微微向后扬起,绯红着一张小脸看着正深深盯着她的男人,喘了一口气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喝水。”金哲的声音有些低沉,一双眸紧紧的盯在蓝晓玲的身上,盯着她绯红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而蓝晓玲听闻小脸更是红了,小眼神又开始乱瞄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,可,可是那是我的口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想喝。”金哲话落,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再次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唔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,所有的不越快都在这一吻中烟消云散了,晚饭的时候,餐桌上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“哲,你常常这道菜,这是我最爱吃的,每次餐桌上如果有这道菜就必须有我。”蓝晓玲像献宝一样的将不远处的糖醋鱼放在金哲的面前,双眼放光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金哲挑眉,看了一眼卖相极佳的糖醋鱼,又抬头看了一眼蓝晓玲,薄唇微勾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,有鱼就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。你快点尝尝。”说着,蓝晓玲就开始动筷给鱼剔鱼刺,小脸尽是认真,一根鱼刺都不让有。

    这让蓝清溪看的唇角直抽蹙,以前餐桌上都是别人照顾她,给她剔鱼刺,现在倒好,反过来了,轮到她给别人剔鱼刺照顾别人了。

    真可真是,女孩长大了,就不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蓝清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清了清嗓音放下筷子看着对面吃饭都在腻味的两个人,蹙眉道。

    “蓝晓玲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蓝晓玲转过头看去,一脸的迷茫,一脸天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姐?”

    蓝清溪深吸了一口气,看了一眼封爵,最后看着两人说道:“你们两个还让不让人吃饭了,吃个饭还这么腻歪?”

    闻言,蓝晓玲的脸蛋上飘起两朵红晕,看着金哲脸上勾勒出来的笑,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道。

    “姐,他不会剔鱼刺,所以我才给他剔鱼刺的。”

    蓝清溪听闻随后就翻了一个超级大白眼,看着一声不吭的封爵给她夹了一块排骨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两个人,我照顾宝宝都没见她这样。”

    封爵只是咬了一口淡笑不语。

    而蓝晓玲更是不好意思了,撇了撇嘴就低头自己吃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蓝晓玲回到房间把今天采购的礼物都拿了出来,一件件的挂好,她现在发现她自己真是越来越适应千金大小姐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瞧瞧她这品味和眼光,多棒……

    “哲,你看,容姐给我买了这么多好看的衣服。”蓝晓玲一转头就看见金哲正深深的盯着她看,而且眸光有些深邃。

    “哲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金哲看着她开心的小脸,拍了拍身旁的位置,示意让她坐过来。

    蓝晓玲眨了眨双眸,将衣服放下就坐到他身边,看着他的俊容开口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金哲看着她片刻,才缓缓开口道:“想知道我的家庭背景?”

    闻言,蓝晓玲一愣,看着他一双湛蓝的眸缓缓低下头道:“是容姐和你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是很想知道,但是我更想让你想要对我开口的时候再说,而不是因为我想知道,或者容姐让你告诉我什么而告诉我。”蓝晓玲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头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金哲因为她的话双眸沉了沉,揽过她的肩膀,让她靠近他的怀里,似乎听见他轻叹了一声开始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说,是从来没想过有哪个女人可以走进我生活,但是现在,显然你已经走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金哲的话,蓝晓玲忍不住心动,乖乖的靠在他的怀里继续听他讲诉他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我是混血儿,也是一个私生子,在我们家族我是一个另类,不曾被写入家族谱,但我父亲却给我一笔巨额财富,至于我母亲早年因病去世,所以我的名字是来源于我母亲,随她的中国姓了,说白了,我没有加,我家就只有我一个人,我也没想过以后自己也会有家,就在前年,我那位父亲也离世,却给我留了一份遗嘱,将他百分之八十的财产全都留给我,蓝晓玲,你爱的男人现在不只是有点钱那么简单,更是有点权。”

    蓝晓玲窝在他的怀里静静的听着,虽然听到他那么简单概括他的身份背景,虽然他说的很轻松,没有任何的压抑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打从心里心疼他,从来都不知道他如此耀眼光辉的背后是这样的家庭背景。

    就因为是这样,所以他才不愿像别人说起他的身世吧。

    想着,蓝晓玲就越发的将她抱紧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一个家好不好?”

    金哲眸光越发的暗沉,挑起她的下颚看着她崭亮的眸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跟我求婚?”

    蓝晓玲看着他一脸调笑的表情,恼怒的推了推他道:“你怎么这么煞风景,不解风情,这个时候你应该非常感动的跟我说,好。”

    金哲看着她恼怒的小脸,伸手掐了掐,靠近他低声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蓝晓玲这才满意的笑了,搂紧他的脖子笑道:“这才对嘛。”

    金哲看着她感动的笑脸,捧住她的小脸,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只见蓝晓玲蹭的一下子就站起来看着金哲瞪大眼睛说道:“你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没,你敢吗?”

    蓝晓玲看着金哲唇角那抹温和的笑,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液,连忙摆着小手道:“不行,不行,坚决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行?”金哲站起身体看着她再一次问道。

    蓝晓玲看着金哲那张俊逸温柔的,不行的话竟然生生的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一个小时候……

    机场……

    两人站在候机室,听着广播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“前往巴塞罗那的旅客请注意,请各位旅客登机……”

    蓝晓玲转过头看着金哲再一次开口问道:“我们真的要这样吗?我姐醒来不会大发雷霆吗?”

    金哲只是勾了勾唇角道:“我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算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私奔?”

    “旅游……”

    蓝晓玲看着金哲俊逸的侧脸,情不自禁道:“金哲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金哲侧目看着她,搂过她的腰身,薄唇贴在她的唇瓣上,不理会周围的目光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给你一场最浪漫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也爱你。”

    整体完结!
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