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左相丘嬰

小說︰九星天辰訣 作者︰發飆的蝸牛
    “殷王爺,好久不見。”那老者飄然落下,笑吟吟地道,長須飄散,一派仙風道骨之相,不過眼神中的神色,卻不是那般超然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左相對地底瓊樓也感興趣。”殷蒙田一點好臉色都沒有,語氣也有點硬梆梆。

    跟殷蒙田一路走來,葉辰對殷蒙田的性格,也有了大致的了解,殷蒙田這人性格比較直,從殷蒙田臉上的表情便可以看出來,這個左相跟他關系不怎麼好。

    “我輩都是世俗中人,自然不能免俗。”左丞相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劉堪,你這老家伙居然也來了。”殷蒙田看了一眼左相後面一人,冷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殷蒙田,你們收獲不錯嘛。”後面那個叫劉堪的人三角眼一眯,掃過附近這些妖獸的尸體,這里絕大部分妖獸都是九階十階的,九階妖丹他們不怎麼在意,十階的妖丹,要說不動心那是假的,目光落在葉辰身邊那頭猞猁的身上,微微一頓。這殷蒙田居然不知道從哪抓了一只十階妖獸,這猞猁還蠻听話的樣子,十階妖獸猞猁,還是很讓人忌憚的,不過也僅僅只是有那麼一些忌憚而已,畢竟自己這邊有三個十階強者。

    听一個護衛在耳旁說了幾句,葉辰這才知道,這個左丞相丘嬰和劉堪都是世家大族的族長,同時也是朝中要員,神魂掃過丘嬰和劉堪,丘嬰的實力比自己身邊的猞猁還要強上幾分,應該是一個十階頂峰的強者,劉堪跟猞猁差不多,是十階中期的,後面還有一個達到了十階初期,其他四個都是九階頂峰。

    西武帝國很多十階強者被明武大帝征召,去了禁域之地,而丘嬰、劉堪這些人在朝中擔任要職,自然是輪不到他們!

    葉辰的目光從他們身上掃過,落在丘嬰和劉堪身後那幾個人身上,居然發現了一個熟人,就是之前和東林郡王世子劉臻一起,在葉家堡撒野的秦教頭!

    那秦教頭看到葉辰,也是微微一愣,在旁邊一個華服中年人的耳邊說了些什麼,那個華服中年人看向葉辰的目光,漸漸森冷了起來。這個華服中年人似乎剛到十階初期,修為還不是很穩固的樣子。

    葉辰的眼楮也漸漸眯成了一條線,在神魂感知之下,秦教頭跟那個中年人說的話全都落在了葉辰的耳朵里,這個華服中年人,正是東林郡王劉勛,那個欺辱父親,將父親驅逐出東林郡王府的劉勛!

    葉辰握緊了拳頭,父親是他心中不容觸踫的逆鱗,不管怎麼樣,他都要劉勛付出代價!對方有三個十階強者,最強的已經是十階頂峰,自己目前還不是他們對手,只能忍耐,君子報仇十年不晚。

    展虎等人收集了一些九階十階的妖丹,看到這邊情況有點不對勁,紛紛聚攏了過來,站在了殷蒙田的身邊。

    “殷蒙田,你們來了這麼久,收獲應該不錯吧,我們同朝為官,交情這麼深厚,是不是應該見者有份?”劉堪見殷蒙田臉色鐵青,嘿嘿笑道,一對三角眼,滴溜溜地瞟了瞟展虎等人,殷蒙田的護衛,最強的也不過九階頂峰罷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強盜嗎?”殷蒙田氣怒地指著劉堪等人,他看出來了,劉堪想要強搶他們手里的妖丹!

    “殷蒙田,火大傷肝,這麼多妖丹,你們沒必要獨吞吧。”劉堪眼珠子轉了一下,跟丘嬰對了一個眼色,這殷蒙田老頑固跟他們素來不和,沒想到居然在這里踫上了,在這地底瓊樓,出點意外死個人是很正常的,就算殷蒙田等人死在這里,也沒人看見,他們心里已經有了計較。

    “殷蒙田,你不要血口噴人,老夫何時說過要搶你的妖丹?”丘嬰扶著花白的胡須,嘴角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容,身後幾人已是形成了包抄之勢。

    見丘嬰笑里藏刀,葉辰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,皺了一下眉頭,若是對方要動手,自己這邊就麻煩了,若是只有自己一個人,在猞猁和阿狸的協助下跑掉是沒什麼問題的,但如果他一個人跑掉,殷蒙田等人就危險了。

    殷蒙田看到丘嬰後面那些人的舉動,氣得胡子發抖,丘嬰、劉堪這些人根本就是一些人渣,這些人圍過來,不單單是為了搶奪妖丹,還要殺人滅口!

    “葉家小友,殷某人拖累你了,這件事情與你無關,等會若是打起來,我和展虎他們掩護你,你快點一個人逃命去吧。”殷蒙田擋在葉辰身前,低聲對葉辰道,一邊快速地運轉玄氣。

    葉辰眼神掃過丘嬰、劉堪還有東林郡王劉勛,飛快地想著對策,若是他一走,殷蒙田等人必死無疑,但是他留下來也于事無補,想了想,看看能不能協助殷蒙田跑掉。

    丘嬰依然微笑著站在原地,劉堪、東林郡王劉勛等人,已是朝葉辰等人包抄了過去。

    劉勛看了一眼葉辰,冷笑了一聲,這葉辰天賦驚人,若是活著,對東林郡王府來說,將是心腹大患,葉家堡背後也不知道有什麼背景,他一直以來心有忌憚,不敢招惹,沒想到葉辰居然來了地底瓊樓,有丘嬰和劉堪在,怎麼可能讓葉辰跑掉。

    “左相,猞猁後面那個小子剛剛被黎大師選中,準備引薦給軒逸藥尊,此子天賦卓絕,已是九階高手,若是跑掉,定會讓人寢食難安!”劉勛出聲提醒道,凝聚玄氣,朝葉辰這邊漸漸逼近,準備一舉將葉辰擊殺。

    “哦?當真如此?”丘嬰驚訝地掃了一眼猞猁後面的葉辰,既然劉勛這麼說,必要的時候自己出手不讓那小子跑掉就是了,以自己十階頂峰的實力,稍加注意,一個九階的能跑到哪去?

    葉辰雙目一凝,只見猞猁怒吼咆哮了一聲,縱身朝劉堪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畜生,來得正好!”劉堪冷笑了一聲,揮起拳頭一拳砸了過去。

    轟的一聲巨響,猞猁跟劉堪戰斗在了一起,十階強者對戰,激起來的玄氣震蕩,將一眾九階頂峰的強者全都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死!”劉勛盯著葉辰,怒喝了一聲,將全身的玄氣都凝聚在了右腿之上,腿風呼嘯而至,朝葉辰一腿劈下。

    這一腿激起的罡風,猶如重刀劈下,玄氣之中透著冰冷的寒意。

    劉勛一上來便是四品上乘的武技,行動如風,裹挾著冰系玄氣,霸道絕倫。

    “劉勛這小子修為日益精進,如此年輕便突破了十階,如果不被拉去禁域之地,未來成就不可限量。”丘嬰淡淡一笑,在他看來,以劉勛的實力,擊殺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子,已是綽綽有余了,這種級別的戰斗,他不屑于動手,若是對方有人想跑,他倒是不介意出手把人給抓回來。

    看到劉勛一腿劈下,葉辰眼眸中驟然閃過一道寒光,沉喝了一聲︰“殷王爺,快走!”全身玄氣凝聚到一起,火焰四起,赤雲封天!

    烈焰噴薄而出。

    轟的一聲巨響,劉勛的腿勁對上葉辰的赤雲封天,一瞬間便四散崩潰,劉勛心頭大驚,見勢不妙,立即凝化罡氣,一個翻躍,想要避開葉辰的赤雲封天,葉辰立即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砰砰砰,玄氣踫撞激蕩,冰火交加。

    葉辰雖然還未晉升十階,但體內玄氣精純深厚,憑著赤雲封天武技,竟是穩穩地壓過劉勛一頭。

    要在丘嬰未反應過來之前,擊殺劉勛才行!

    怒碎山河!

    ~~推薦跟前面差那麼幾票,請大家支持一下。
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